乡 路

发布时间:2017-10-27
来源:

秋日,和煦的阳光洒满了乡野田间,玉米谷物成熟的味道裹着空气四处撒野,黄澄澄的秋色被湛蓝的天空映照着,满载着收获的农作物懒懒地舒展着腰肢,就像将要临盆的产妇一样,享受着孕育胎儿的喜悦。春,清新;夏,多彩;秋,高远;冬,恬静。最喜人的季节,人各有爱,我却独喜秋天。“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的月满清流;“天阶夜色凉如水,坐看牵牛织女星”的怡然自得;“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的游子乡情。秋,给了诗人一份感怀情感的寄托,给我的却是每年能够同家人一起享受收获的喜悦。

每年的国庆长假我都会赶回老家,帮父母亲掰几天玉米,同家人一起采摘瓜桃李果,一起忙碌着准备冬储的酸菜和土豆,陪叔姑舅姨、左邻右舍转转,相互唠唠一年来的长长短短,彼此都享受着秋天的收获和难得一见的相聚。带着妻儿,开车走在村里刚刚修建的乡路上,女儿突然问我,“爸爸,你小时候上幼儿园也是走这条路?”我很难回答女儿的问题,一是我没有上过幼儿园,但为了哄女儿上幼儿园,我有一段时间编了上幼儿园的故事,其中许多关于上学路上的趣事,难得她还记得这件事情;二是眼前的路是去年旗委政府落实党中央“精准扶贫、精准脱贫”战略及“六个精准、六个一批”扶贫方略给村里新建的水泥路,过去的乡路,女儿永远体会不到乡路旧貌以及我和旧乡路的故事。可爱的女儿把我的思绪带进了眼前这条常在梦中萦绕的

乡路,也是带我走出乡村、引我回家的乡路……

小时候的乡路,是童年记忆中最为深刻的符号。那时候,乡路其实就是一条条羊肠小道,一条条细线一样的“羊道”密密编织成村里草地的神经脉络(那时候水电跟不上,没有如今这么多的耕地,全村大部分土地是草地,放羊的荒地),草地神经末梢连接着庄里的五六十户人家。到了下午天凉的时候,村里放羊的小孩三五成群撒落在小道上,追逐着、打闹着、哭叫着,吃饱肚圆的羊群是最忠实的观众,等待着这群乡村野娃赶着它们回家进圈,草地上天天上演着“你妈喊你回家吃饭”的闹剧。那时候,乡道是羊群自然规划而成,鲁迅先生在《故乡》中写到“其实地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乡村的羊道,其实就是走的羊多了,也就成了路。这条路上,走的最多的是羊群。后来,越来越多的羊走最近回村的那条羊道,村民们也紧随其后,渐渐形成了第一条较为正式的乡道,出村赶集的驴车、牛车逐渐增多,入村流动贸易的商贩你来我往,甚至最高级的自行车也开始上路,标志着这条“羊道”正式成为路。但是,大家却渐渐忘记了那只最初走出这条路的羊,也许大家根本没在意是羊还是人走出来的这条路。

童年里,记忆最深刻的事情是家里买了“飞鸽”牌自行车,这也是村里少数的重要交通工具。趴在父亲背上骑着自行车走在乡路上,引来村里小朋友羡慕的眼神,那是相当骄傲自豪的重大事件,至今想来那种成就感挥之不去。每当乡里有集会或者父母去公社办事,对于我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和弟弟争辩轮到谁坐自行车的前杆,就像竞选总统一样为自己据理力争,一丁点儿退让都不给弟弟。坐在父亲掌舵的自行车上,行走在乡村小道上,故意向道旁放羊的邻家小孩炫耀,享受着这条“羊道”演变而来的乡路带给我童年的喜悦与童真,一幕幕想来,一次次感动。

就是这条极其普通的乡路,年复一年、日复一日,为全村60多户近300村民提供生产和生活的方便。张家盖房子,李家卖牲口,王家来亲戚,赵家娶儿媳,这条乡路见证着村里每一户人家的大小事情,承担着全村百姓的出行和运输任务。记得每年开春,为了给村民春耕生产做准备,村委组织全村各组村民一起整修这条乡路,摊派修路任务。村里三家一合作,五家一承包,规划设计的、运沙拉泥的、平整压路的,谈笑风生、热火朝天,我们一群小孩也不闲着,送水送饭、拉线抗锹、东跑西跳,都有自己的角色,都为建路事业贡献了一份力量。每年这样大型的修路工程总要持续三到五天,村里每户人家出钱出力,狭窄的“羊道”年年有变化,逐渐拓宽成为村里一条正式的主干道,摩托车、三轮车、四轮车等农用机动车慢慢跑起来了,有时甚至能看见小轿车光顾这条昔日的“羊道”。

但是,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特别是农牧业经济发展迅速,越来越多的农用车出现在村民家中,原来的乡路远远满足不了群众的生产生活需求。每到夏末秋初,各种瓜果及菜蔬成熟,紧随而来的是秋雨季节,连雨天造成乡路泥泞不堪,车辆无法通行,农产品难以运销,给村民带来巨大经济损失。2005年夏天,老家种植的20亩西瓜,正值瓜市好行情,多家西瓜批发商上门采购,但是连续一个星期的秋雨天气造成无法外运,最后十几万斤的西瓜全部烂在地里,造成数万元经济损失。这条乡路,曾经是全村人的希望,变成了村里发展经济的瓶颈,修路脱贫致富成为破解这一瓶颈唯一的办法。2006年秋天学校开学,父亲送我去镇上赶班车,全镇只有一班去往省城的班车,而且发车时间是早上六点。我家离镇上有二十多公里路程,为了赶时间,父亲和我半夜就赶着驴车出发。加上天气不好,电闪雷鸣,瓢泼大雨,驴车陷在泥泞的乡路上,走一路推一路,在半途中遇见积水面积挺大的水坑,毛驴不敢过水,父亲下来牵着驴车靠路边绕走。一不小心,左车轮走空,连车带人翻入下面的水坑当中……

而如今,再次走上这条和我三十年人生岁月如丝如缕交织的乡路,尤其是可爱的女儿问我幼时是否踏着这条乡路上学,让我又一次追忆往昔,回想起了这条乡路上发生的点点滴滴。从称不上“路”的“羊道”逐渐修建为今天脚下的水泥路,从幼稚的童年到今天为人父,这条乡路上讲述着我成长的每一个故事。往事历历在目,让人无不感慨生活的多姿多彩。

道路是农村经济产业的“输血造血主动脉”,致富脱贫先修路,创业就业靠修路。在党中央“精准扶贫、精准脱贫”战略的指引下,旗委政府落实了一系列扶贫措施,受到村民群众的高度赞许。一直困扰村里经济发展的道路问题终于得到解决,村民出行方便了,农产品交易简单了,全村群众的生活水平也提高了。自从旧的乡路铺上水泥换新颜后,李二叔办的农产品信息部生意多了,络绎不绝的外地商贩前来订购村民的辣椒、西瓜、土豆和玉米等农产品;崔大哥养殖业规模发展不错,自己买了农用运输车给旗里肉食店送货,利润提高近五成;张大爷买了崭新的捷达牌小轿车,每周按时接送孙子上下学;由于出行方便了,乔姨家的便民小超市货架上多了各种副食,零售成本也降低了。

Country roadtake me home, to the palace”,车载CD中一首丹佛的《乡村路带我回家》把我的思绪带了回来。看着眼前笔直而平整的乡村公路,对比昔日的旧乡路,回忆着那些记忆中的点点滴滴,感慨伴随这条乡路的过往岁月。今天,当我为生活在外奋斗漂泊时,家乡的这条乡路还是依旧静静的等着我回家,正如那些年父亲在这条乡路上一次又一次的送我踏上求学的旅途,每一次的外出和归来,乡路都陪伴着我。乡路,正如临行时送我到村口的母亲一样,每一次都是依依不舍和泪流满面;又如娘胎中带来的胎记一样,无论身处何时何地,永远都是我生命中难忘而重要的印记。今天,当我再一次带着我的孩子踏上这条乡路时,我不知道对她说些什么,但是我只想让她双脚踏着这片土地,让她感受世界正在发生的变化,而这种变化的结果只有时间能够证明。

                                 (乌审旗地方税务局  许文元)

  • 附件下载: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