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十三五”时期鄂尔多斯市经济税收可持续发展的对策与建议

发布时间:2017-04-14
来源:

 近年来,鄂尔多斯市经济社会发展引起国内外广泛关注,一方面其依托资源优势实现人均GDP超香港的跨越发展引发社会各界对“鄂尔多斯经济现象”的多方探究,另一方面又以空城、“鬼城”形象为媒体津津乐道。笔者作为鄂尔多斯这些年翻天覆地变化的参与者、见证者,立足经济税收工作视角,从鄂尔多斯市经济发展及其影响下的地税税收收入现状和存在的问题分析入手,进一步探讨“十三五”时期鄂尔多斯市经济税收可持续发展的对策与建议。

一、鄂尔多斯市经济发展及其地税税收收入现状

(一)经济发展概况。“十二五”时期,受国内外经济下行压力影响,鄂尔多斯经济从低基数上的高增长转入平稳增长,逐步进入“三期叠加”新阶段。作为资源型城市,随着煤炭产业“黄金十年”的结束,鄂尔多斯市面临煤炭价量齐跌、政府企业债务交织、房地产和民间借贷领域矛盾凸显、金融社会风险集聚等重大考验和严峻挑战。因应新形势,把握新常态,市委、市政府综合施策,着力在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防风险上下功夫,确立“凝心聚力、转型发展、创新创业、再铸辉煌,把鄂尔多斯建成祖国北疆亮丽风景线上璀璨明珠”的总要求,形成“五个共同”的具体部署,提出了转型发展七项重点任务,开启了第三次创业新征程,地区经济在多重困难叠加影响下实现平稳运行、稳中有进、稳中向好。2011-2015年,全市地区生产总值(以下简称GDP)从2011年的3218.5亿元增加到2015年的4226.1亿元,年均增长10.68%(见图1);

 

     

               1  2011-2015年鄂尔多斯GDP总量及增速

城镇人均可支配收入由201129283元提高到2015年的37432元,年均增长10.04%;固定资产投资由2243.4亿元增至2014年的3422.5亿元, 五年累计完成固定资产投资超过1.3万亿,年均增长15.9%;公共财政预算收入由346.2亿元增至2015年的445.9亿元,年均增长14.38%;三次产业结构由2011年的2.660.137.3调整到2015年的2.3:56.8:40.9从数据对比来看,过去的五年,鄂尔多斯主要经济指标保持全区领先,综合经济实力稳居全国中西部城市前列,特别是工业总量始终稳居内蒙古自治区“头把交椅”,占比超过30%,对全区工业的增长贡献率接近三分之一;工业增加值占全市GDP的半壁江山,对GDP的增长贡献率保持60%左右,是全市乃至全区经济名副其实的“稳定之锚”。

(二)地税税收收入情况分析。经济决定税收,税收反作用于经济。伴随着鄂尔多斯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全市地税工作也面临着新增税源不足、增收任务十分艰巨等困难和问题,地税系统克难奋进,主动作为,顺势而为,精准发力,努力克服煤炭、房地产行业不景气,税收基数高、任务重等实际困难,确保了地方税收收入在逆势中保持了平稳增长的态势。

 

       

                              图2  2006-2011年税收收入情况

 

1.从增长速度来看,增速经历了高速增长、趋缓下降、触底企稳、缓慢回升阶段。2006年起至2011年,地税收入以年均46.07%的增速连续6年实现高速增长(见图2)。2012年税收收入增速为9.7%,受宏观经济形势及地区煤炭、房地产等行业下行压力影响,从2012年起地方税收收入增速趋缓,并开始逐年下降,并在2014年触底企稳,增速开始缓慢回升,2015年税收增速为1.7%,恢复正增长。

 

         

3  2011 -2015年鄂尔多斯市GDP和地税收入总量及其变化趋势

 

2011-2015年鄂尔多斯市GDP、地税收入总量及其变化趋势(见图3)和地方税收宏观税负指数(见表1 )(地方税收宏观税负指数=税收收入/国内生产总值(GDP) )可知,

1  2011 -2015年鄂尔多斯市地方税收宏观税负及弹性系数比较

 

GDP     (亿元)

同比增长%

税收收入(万元)

同比增长%

宏观税负%

弹性系数

 
 

2011

3218.5

15.10%

3,181,888

47.86%

9.89%

3.17

 

2012

3656.8

13.00%

3,490,599

9.70%

9.55%

0.75

 

2013

3955.9

9.60%

3,498,071

0.21%

8.84%

0.02

 

2014

4162.2

8.00%

3,131,434

-4.80%

7.52%

-0.60

 

2015

4226.1

7.70%

3,184,414

1.70%

7.54%

0.22

 

 

 

10.68%

 

10.93%

    8.67%

0.71

 

 

 

 

 

 

 

 

 

 

 

 

 

 

地方税收增长与地方经济增长基本保持同步并略慢于地方经济增长(见图4)。对比2011-2015年鄂尔多斯市地方税收宏观税负及弹性系数(见表1)2011年至2015年地方税收弹性系数(地方税收的GDP弹性系数=地方税收增长率/GDP增长率)分别为3.170.750.02-0.600.22,表明地税收入增长与经济增长的良性互动还需加强。

 

        

4  2011-2015年鄂尔多斯GDP增速、税收收入增速、宏观税负比较

 

   2.从税种结构看,营业税、个人所得税、企业所得税三大主要税种占比逐年下降,耕地占用税、资源税占比逐年上升并成为重要税源。2011-2015年,营业税、企业所得税、个人所得税合计占税收总收入的比重分别为64.14%56.64%47.04%36.98%22.87%受整体经济下行、企业利润缩水、个人整体收入减少以及“营改增”等因素影响,三大主体税种占税收总收入的比重呈明显下降趋势,耕地占用税和资源税占税收总收入的比重逐年上升,2015年占比过半达60.10%(见图5)。特别是耕地占用税增长迅猛,年均增幅达到168.76%(见表2)。

2  2011-2015年全市主要税种实现的地税收入及其占比情况(单位:亿元)

税种

2011

2012

2013

2014

2015

总量

比重

总量

占比

总量

占比

总量

比重

总量

占比

营业税

74.86

23.53%

74.29

21.28%

73.06

20.89%

68.05

21.73%

36.71

11.53%

企业所得税

74.25

23.34%

78.36

22.45%

51.99

14.86%

25.24

8.06%

15.77

4.95%

个人所得税

54.99

17.28%

45.06

12.91%

39.49

11.29%

22.5

7.19%

20.35

6.39%

城镇土地使用税

15.42

4.85%

24.52

7.02%

30.54

8.73%

25.24

8.06%

18.58

5.83%

耕地占用税

6.79

2.13%

28.33

8.12%

44.19

12.63%

97.19

31.04%

129.7

40.73%

资源税

23.72

7.46%

28.89

8.28%

29.18

8.34%

29.38

9.38%

63.26

19.87%

 

 

 

 

 

 

 

 

 

 

 

 

 

 

 

        

5  2011年与2015各税种占比比较

 

   3.从行业税收看,地方支柱产业受经济形势影响较大,重点行业税收收入减收明显。2011-2015年,采矿、建筑、房地产和居民服务等重点行业实现的税收收入占税收总量过70%,税收贡献最为突出。但是受煤炭市场萧条和房地产行业低迷等因素的影响下,导致重点行业实现的税收收入出现减收,而其他行业实现的税收收入在不同程度的增长,但占比不大(见表3)。

3  2011-2015全市主要行业实现的地税收入及其占比情况(单位:亿元)

行业类型

2011

2012

2013

2014

2015

总量

比重

总量

比重

总量

比重

总量

比重

总量

比重

税收收入

299.6

100.00%

329

100%

329.09

100%

313.14

100%

318.44

100%

采矿业

114.2

38.10%

130

39.50%

115.92

35.22%

101.64

32.46%

98.33

30.88%

建筑业

42.95

14.34%

58.6

17.80%

58.23

17.69%

60.81

19.42%

26.85

8.43%

房地产业

47.94

16.00%

23

7.03%

33.3

10.12%

27.26

8.71%

8.46

2.66%

居民服务和其它服务业

28.08

9.37%

36.9

11.21%

33.39

10.15%

44.07

14.07%

17.96

5.65%

其他行业

66.46

22.18%

80.5

24.46%

88.26

26.82%

79.36

25.34%

166.84

52.38%

 

 

 

 

 

 

 

 

 

 

 

 

 

 

 

 

 

 

 

 

 

 

 

 

 

 

 

 

 

 

 

 

 

 

 

 

 

注:2015年清理公益性耕地占用税及滞纳金121.43亿元,拉动公共管理、社会保障和社会组织收入大幅增长,占比税收收入30.52%,列入其他行业。

 

4.从分布地区看,税收收入基本实现均衡发展,中东部旗区总量大、增速趋缓,西部旗区中高速增长、发展潜力大。中东部旗区税收总量大,东胜、准旗、伊旗连续五年税收总量排名前三(见表4,以上数据均不含产业园区)。西部旗区发展、增收潜力大,鄂旗、乌审旗、鄂前旗20112015年年平均增速分别为45.67%36.66%38.11%(见图6,由于鄂旗2014年耕地占用税一次性入库大,导致2015年基数高,2015年出现负增长)。

4  2011-2015年东胜、伊旗、准旗税收收入总量及排名情况(单位:万元)

    年份地区

2011

2012

2013

2014

2015

总量

排名

总量

排名

总量

排名

总量

排名

总量

排名

 

535,788

1

518,825

1

496,771

1

451,630

1

371,095

2

 

501,888

2

505,135

2

415,800

3

338,325

3

324,703

3

 

288,000

3

367,591

3

442,124

2

350,233

2

383,783

1

 

 

 

 

 

 

 

 

 

               

6  2011-2015年乌审旗、鄂旗、鄂前旗税收收入增速情况

二、“十三五”时期鄂尔多斯市经济税收工作面临的形式分析

(一)面临的机遇。 “十三五”时期鄂尔多斯经济发展大有可为。从国家层面来看,鄂尔多斯地处“一带一路”战略重要节点城市,借助蒙西至华中铁路、电力南下通道、能源输送管廊等重大基础设施建设有力契机,能够有效衔接京津冀都市经济圈、长江经济带、成渝关中经济区、珠三角等发达地区,承接产业转移,发展飞地经济。从自治区层面来看,自治区党委高度重视鄂尔多斯更好更大发展,高度重视呼包鄂协同发展,高度重视项目建设、招商引资和转型升级,为鄂尔多斯推进创新引领、转型发展提供了重大机遇。特别是自治区党委、政府将呼包鄂协同发展作为重大战略予以推动,李纪恒书记上任伊始就调研呼包鄂三地,明确指出:“要深入推进呼包鄂率先发展、协同发展,培育新动力、形成新优势,辐射带动全区加快发展”,并从领导机制和推进机制、政策和措施等方面提出了具体要求和部署。对鄂尔多斯来讲,推进呼包鄂协同发展,宏观上能融入呼包鄂“一小时经济圈”,实现区域经济联动共融、优势互补;微观上能深化与呼市、包头在煤电铝、装备制造、新材料、新能源、电子信息、云计算、农畜产品加工、文化旅游等方面的合作,加快交通运输、水利、信息等基础设施建设进度,提升市域经济的动力、活力和竞争力。此外,鄂尔多斯市还是草原丝绸之路经济带重要节点城市、中俄蒙经济走廊重要节点城市、呼包银榆经济区的关键一环,随着内蒙古向北开放桥头堡建设的推进,能够更好地参与中蒙俄经贸合作,拓展发展空间。从市级层面来看,顶层设计上,鄂尔多斯市提出了今后五年要建成全国资源型城市转型发展先行区、全区创新发展引领区、全区城乡协调发展示范区、全区开放合作样板区、全国生态文明先导区、全区民生发展品质区等六个方面的战略发展目标;推进策略上,鄂尔多斯市提出了建设国家清洁能源输出主力基地、国家级煤化工中高端产品制造基地、全国中高端陶瓷消费品生产基地、我国休闲度假旅游目的地、国家级文化设计创意产业基地、面向全国的绿色农畜产品生产加工输出基地、服务全国的云计算数据中心、备份中心和应用中心等等具体抓手。同时,综合保税区的申建,国家发改委把鄂尔多斯列为资源型经济创新发展综合改革试点,住建部将鄂尔多斯市列为全国去库存试点城市等等,这些都为鄂尔多斯市提供了难得的发展机遇和市场空间,伴随着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不断深入,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降成本、补短板对促进经济转型及经济增长的成效将逐步显现,鄂尔多斯经济将步入量质并举的新阶段。2016年前9个月经济发展及其地税税收收入情况来看, 20161-9月份,全市实现GDP3145.1亿元,增长7.2%;固定资产投资2676.8亿元,增长11%;公共财政预算收入309.3亿元,增长8.7%;人均可支配收入24201元,增长7.7%2016年上半年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完成增加值877.5亿元,增长8.6%;非煤产业实现增加值414亿元,同比增长11.4%,占规上工业比重为47.2%,同比提高3.9个百分点。2016年前9月份,全市地税税收收入累计入库223.39亿元,虽受“营改增”及耕地占用税大幅减收影响,改增”及耕地占用税大幅减收影响,但通过大力清缴欠税,同比仅减幅3.6%。分税种看,城镇土地使用税实现361594万元(其中清缴欠税22.1亿元),增幅154.6%,出现大幅增收,并首次同耕地占用税、资源税成为税收收入占比前三大税种(见表5);

5:年1-9月份分税种完成情况表(单位:万元)

收入项目

累计入库数

同比增减额

同比增减

占税收收入比重

耕地占用税

593,785

-346,491

-36.8%

26.6%

资源税

427,521

-49,054

-10.3%

19.1%

城镇土地使用税

361,594

219,564

154.6%

16.2%

营业税

251,398

23,482

10.3%

11.3%

个人所得税

153,754

-415

-0.3%

6.9%

企业所得税

103,504

-19,976

-16.2%

4.6%

房产税

99,965

18,135

22.2%

4.5%

城市建设维护税

85,840

-10,261

-10.7%

3.8%

契税

75,289

52,532

230.8%

3.4%

土地增值税

31,785

23,539

285.5%

1.4%

印花税

25,150

3,176

14.5%

1.1%

车船税

22,359

1,276

6.1%

1.0%

增值税收入

1,987

1,987

 

1.1%

 

 

 

 

 

 

 

 

 

 

 

 

 

 

 

 

 

耕地占用税、资源税出现不同程度减收,减幅分别为36.8%10.3%,两大税收收入占比由2015年的60.6%下降到45.7%。由此表明,鄂尔多斯市经济运行整体平稳、结构调整稳步推进、发展态势稳中向好。

   (二)存在的问题。

 1.经济效益方面。尽管全市各项事业的总体发展和经济指标稳中向好,但还面临经济下行、发展不足、短板明显、要素趋紧、风险增多等困难和问题。煤炭、天然气等资源型行业量价双降,房地产建筑业减收明显,支柱产业的萎缩性发展辐射影响到各相关产业和行业,直接导致企业利润下降,居民收入减少,加之民间借贷危机、外来人口和流动人口减少等因素叠加,对消费、生活服务业产生重大影响,进一步压缩了税收增长的空间。2015年全市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利润总额为464.6亿元,同比下降20.4%,在全市375户规模以上工业企业中,亏损企业126户,比上年同期增加14户,亏损面为12.50%,累计亏损额为87.2亿元,同比增长69.19%,亏损情况较为严重。企业所得税、个人所得税占税收收入比重连年下降(见表2,2011年到2015年,分别由23.34%17.28%下降到4.95%6.39%,呈现明显负增长态势。

 2.经济结构方面。传统产业增长动力不足,新兴产业短期内难以形成有效支撑,产业低端化、产品初级化特征明显,导致税收增长乏力。一是产业结构仍待优化。从近几年全市的产业结构调整情况来看,虽然加快了第二产业的结构调整步伐,大力发展了第三产业,但是低税行业在产业结构中所占的比重仍比较大,使地方税收增长缺乏后劲。从三次产业结构分析,第二产业占GDP比重大,但提供的地方税收小,而且按照现行税制,跨地区经营的企业分支机构如神华、中煤、移动等大型国有企业实现的增加值按统计在各省GDP中,但其实现的企业所得税却集中在总部所在地汇缴,GDP增长对地税增长影响很小,加之第二产业当中的采矿业、建筑业等传统产业受国家政策及经济形势影响,经营举步维艰,对税收增长贡献乏力,以2015年为例,第二产业占三次产业结构的56.8%,实现税收收入占比仅为46.43%,同比减收19.4%;第三产业是对地税贡献最大的产业,但也同样存在行业分布有待优化和结构调整的问题,房地产业、交通运输业税收呈明显下降趋势,传统服务业发展缓慢,抗风险能力差,现代服务业刚刚起步,发育不足,第三产业对经济和税收的拉动作用不明显。二是高新技术产业和新兴产业发育不足,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高新技术产业发展滞后,缺乏市场占有份额大、经济带动能力强、产品技术含量和附加值高的龙头带动企业。尤其是自主创新能力不足,进一步影响了新兴产业驱动经济发展的能力。以2013年为例,全市全社会R&D(研究与试验发展)经费支出占GDP的比重为0.92%,远低于全国1.98%的平均水平,尽管近年来政府引进了一批装备制造、电子信息项目陆续落地,但短期内看难以形成有效性税收支撑。三是工业产品结构不合理。近年来,虽然工业投资项目较多,但大多以煤炭资源开采为主,加工转化能力只有40%左右,且产业链短,产品基本都是附加值低的初级产品。从全市工业产品中来看,“原”字号产品比重大,深加工、精加工产品少,缺乏科技含量高的大项目支撑,资源优势、效益优势和税源优势没有充分发挥出来,没有转化为深度加工增值的产业优势,地方税收增值潜力挖掘不够。

 3.经济活力方面。一是从拉动经济增长的“三架马车”来看,投资出现乏力,消费贡献偏低。投资方面,20112015年国有经济投资、民间投资占固定资产投资比重分别为33.91%65.9%34.59%61.1%35.49%59.1%35.97%60.7%41.75%52.2%,国有投资占固定资产投资比重呈逐年上升趋势,民间投资占固定资产比重呈下降趋势(见图7)。2015年亿元以上项目累计完成投资1893.4亿元,增长2.4%,拉动全市投资增长0.9个百分点,对全市投资的贡献率只有5.9%500万元以上项目中投资项目的数量和未完成投资额正在明显减少;消费方面,受生活成本较高、收入增长较慢、网购快速发展、旅游产业刚刚起步吸纳能力不强、呼包消费分流等因素影响,近年来我市消费对经济增长的贡献一直在30%以下,低于全国40%的平均水平,消费对经济、税收的拉动作用贡献偏低。二是从企业注册类型来看,私营经济和个体工商户发展活力不足,缺乏新的经济和税收增长点。20122014年私营经济税收减幅分别为27.61%51.93%15.27%2015年私营经济实现税收43747万元,减幅21.5%,占全市税收总额比重仅为1.37%,比全国均值低8.1个百分点。个体经营实现税收87464万元,减幅20.4%,占全市税收总额比重仅为2.75%

                
                 7  2011-2015国有经济、民间投资占固定资产投资比重比较

 

4.税收政策方面。从税收政策上看,经济下行时复合税制的叠加效应和结构性减税力度不断加大,进一步对辖区内地税税收收入增长带来较大的政策性影响,减税效应迅速放大。一是结构性减税力度加大拉低税收增速。近年来,随着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深入推进,国家相继出台了一系列促进区域经济协调发展,推进经济结构调整和产业转型升级,改善和保障民生等更深层次的结构性减税政策,在减轻企业税负和助推经济发展的同时,也对地税减收造成持续的影响。二是各项优惠政策的持续推进和一系列财税政策的出台直接减免减少了地方级税收。享受西部大开发税收优惠政策企业数量和税额不断扩量,个人所得税起征点提高,惠及民生扶持小微企业各项税收政策的不断推进和落实,加之地方政府招商引资时承诺税收优惠政策伴随项目落地投产逐渐进入兑付期,对我市地税收入影响较大,地税收入相应减少。三是全面实施“营改增”对地税税收收入和征管模式影响巨大。一方面,营业税作为地方税源的主体和支柱,一直占据着收入总量的半壁江山,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全面实施“营改增”后,地税主体税种缺失,直接导致地税税收收入总量大幅下降,且由于新增企业的企业所得税由流转税决定,地税的企业所得税因“营改增”而失去了成长的空间,所得税占比将逐年下降,导致地税税收收入增长乏力、规模锐减。另一方面,“营改增”后,地税部门经过多年努力建立起来的最直接、最有效的“以票控税”的管理手段失去功效,随着主体税源带动作用的缺失,附征企业所得税、个人所得税及其他税费变得困难,税收控管手段弱化,征管难度加大,漏征漏管的风险增大。据不完全统计,以上几项政策的实施,在“十二五”期间直接减少我市地税税收收入约30亿元

三、“十三五”时期鄂尔多斯市经济税收可持续发展的对策与建议

经济决定税收,税收反作用于经济。促进鄂尔多斯经济税收可持续发展,从经济出发,就是要做大总量、做优质量,为税收增长提供坚实的税源基础;从税收出发,则要强化征管、优化服务,为经济发展提供良好的税收环境,为税源壮大提供有力的政策支持。

(一)做大经济总量,夯实税源基础。围绕国家投资方向、市场需求和经济产业发展需要,立足主导产业、骨干企业和重大基础设施建设,着力延长产业链,超前谋划一批科技含量高、市场前景好、辐射带动作用强的大项目,储备一批能够增加地方税收收入、改善人民群众生产生活条件的好项目。一是发挥资源优势。从鄂尔多斯市资源禀赋、产业基础和发展条件考虑,重点围绕建设清洁能源和现代煤化工基地,推进资源清洁高效集约开发利用,推进资源转化增值、延长链条,构建多元化的支柱产业体系,逐步把资源优势转化为经济优势,确保地方税收收入持续稳定增长。二是推进重大项目建设。建立项目推进机制,强化投资和建设力度,通过向上争取、内部挖潜、市场化运作等手段,保障在建项目建设需求,确保中天合创甲醇深加工、伊泰精细化学品、神华煤制油二三线等重大在建项目早日投产达效。积极对接争取纳林河矿区、铝循环产业基地、新能源基地等规划,北控煤制气、伊泰200万吨煤制油、中电投烯烃等项目纳入国家“十三五”规划,充分发挥重大项目投资对经济、税收的直接带动作用。三是积极招商引资。完善招商引资优惠政策,营造良好的招商引资生态环境,开展精准招商、以商招商,通过产业平台招商,引进科技含量高、产品附加值高、产业关联度强、税收贡献大的好项目,引进产业链延伸中的增链、补链、强链项目,引进龙头企业,发展总部经济。重点加强综合保税区的申建工作,以综合保税区为依托,提高招商吸引力,增强区域经济发展活力及动力。四是激发中小微企业活力。全面清理不利于民营企业发展的政策制度,及时兑现促进非公有制经济发展的各项政策。制定完善企业投资项目核准和备案管理相关办法,建立市场准入负面清单制度,推广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PPP)模式。搭建平台帮扶中小企业发展,设立中小企业转型发展扶持基金,加强银企互动、税银互动,进一步拓展中小微企业直接融资渠道,破解中小微企业融资难、成本高的问题,减轻企业负担,激发活力,打造经济和税收新的增长点。

(二)优化产业结构,提升税源质量。激发园区活力,不断强化园区招商引资、服务企业、安全生产、环境监管及社会稳定等基本职能,着力优化存量、扩大增量、推进产业升级和结构优化,全面提高园区单位面积的投资强度和产出效益。运用信息技术手段,整合、扩展产业链和价值链,努力实现三次产业融合互动,形成特色鲜明、优势突出、高端高效的现代产业体系。一是鼓励支持优先发展延伸产业、非资源型产业、战略性新兴产业和高新技术产业,积极发展循环经济,延长产业链条,多元化拓展,培育新的产业增长点。二是积极发展现代服务业。以产业思维为指导、市场推动为抓手、项目建设为载体,发挥资源和区位优势,加快发展生产性服务业,改造提升生活性服务业,与高新技术、先进制造、城市建设深度融合,大力发展大数据、金融、电子商务、物流、设计咨询、文化创意、旅游休闲、健康养老等涉及面广、辐射作用大的服务业重点行业和领域,着力建设西部地区物流中心、西部地区具有较强集聚辐射力的区域金融中心、全区跨境电子商务综合试验示范区,增强我市经济社会发展的核心优势和综合实力,进一步优化产业结构。三是推动现代农牧业规模发展。借助建设面向全国的绿色农畜产品生产加工输出基地的有利契机,坚持走特色路线、创绿色品牌,推进一二三产联动、种养加销结合、全产业链发展,大力推进农畜产品工业化规模生产、精细化标准生产、市场化品牌生产,推动农牧业企业与设施装备、有机肥料、农畜产品加工、电子商务、文化创意、乡村旅游等组团发展,拓展延伸农牧业产业链。

(三)深化税制改革,推动改革优税。“营改增”后,地税收入规模受到严重影响,寻找新的地方收入来源迫在眉睫,地方税收体系亟待完善。一是要推动消费税改革。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将消费税的征收环节由生产下移到零售,而且要扩大征收范围,并划归地税征收,可以有效弥补“营改增”后地方税收的缺口,也可能成为新的地方税主体。二是要推动“费改税”,开征新税种。重点研究开征环境保护税和社会保障税,使之建成地方税主体税种,增强地方政府财力,健全地方税收体系。全面“营改增”使财权向上集中,地方政府为了组织到与其事权相匹配的财力,只得另开“财源”,通过各种收费来“创收”是弥补收入不足的重要途径之一,但费的征收在规范性和严密性方面无法与税收相比,因此实行“费改整合性质相近、重复设置的收费基金,减轻纳税人负担,增强政府依法行政水平,取信于民。三是要改革城市维护建设税为独立税种。现行城市维护建设税是一种附加税,税制设计缺陷凸显,征收管理问题突出,其职能作用也日渐削弱,改革势在必行。按照独立税种的要求,重新确定税率,征税范围,以纳税人取得的流转额为计税依据,把城建税建成为地方税体系中完全独立的主体税种,保证改革后的城建税随着国民经济同步增长,为地方政府提供更多的财力,促进分税制财政体制的进一步完善。四是要推进财产税改革,特别是加快房产税的步伐。房产税是典型的财产税,房产税改革是“十三五”时期税制改革的一个重点,也是我国财产税制和地方税制建设的一个重要切入点。房地产具有数量多、价值大、不可移动、不可隐匿和长期持续性的特点。属于直接税,税负不易转嫁,具有税基稳定、透明度高、受益原则明显等优点。五是要减少贫富两极分化,对富人开征遗产税。针对中国贫富分化已越来越严重的情况下,开征遗产税可以减轻贫困阶层的税收负担,缩小贫富差距,公平税负维持社会稳定。科学设置遗产税税负率,设置起征点,保护中下层收入阶层。属于顺民心、得民意之举,增强地方财政收入。

(四)发挥税收职能,提供财力保障。立足地税职能,主动适应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加快完善税收征管服务模式,进一步强化税收征管,优化纳税服务,积极助推鄂尔多斯经济税收协调可持续发展。一是加强经济税收分析研究,服务经济社会发展。深入开展宏观经济形势及税源状况调研分析,密切关注“三去一降一补”政策动向。尤其要针对重点税源、重点行业进行分析调研,从税收角度寻找产业结构中存在的矛盾和问题,为当地调整产业结构、实现转型发展提供决策依据。二是深化国地税深度合作,推进借票控税。虽然“营改增”后地税部门失去了发票管理手段,但国税部门有完善的增值税发票稽查系统,通过进一步加强国地税合作,实现“先税后票”,即纳税人开具增值税发票时,委托国税代征地方各项附税费,变“以票控税”为“借票控税”,可以有效加强地税附税等相关税费的控管工作。三是推进协税护税,抓好综合治税。地税管理的税种比较零星分散,社会受众广,征收难度大,潜在矛盾多,必须依靠各级政府的高度重视和各部门的积极配合,逐步建立起“政府领导,财税主管,部门配合,社会参与”的综合治税新格局,逐步实现综合治税的法制化、常态化和绩效化,才能取得各税种的理想征管效果。四是加大数据利用力度,强化信息管税。进一步完善金税三期征管系统,夯实征管基础数据管理,加强国地税信息共享和社会信息共享,积极参与和推动市政府主导的财税综合信息平台建设工作,整合各类涉税信息资源,充分发挥第三方涉税信息在管控税源、组织收入方面的重要作用。五是着力税种精耕细作,推动征管强税。积极构建以专业化管理为基础、以风险管理为导向,以信息管税为依托,以加强重点税源管理为着力点的现代税收征管体系,不断提高征管质效。要突出抓好煤炭、天然气、电力、化工等重点行业和领域的监控,努力形成稳固持续的地方税源;要加大煤炭采空区城镇土地使用税、园区耕地占用税、房地产等领域欠税清缴力度,联合国税推行纳税信用等级制度,严格执行“黑名单制度”,营造诚信纳税氛围;要针对执行过程中的薄弱环节,探索研究制定单个税种的征管办法和操作指引,无外乎大小,确保每个税种管理好、管到位;要充分发挥执法监督和稽查管理职能,规范税收执法行为,依法查处税收违法行为,严打涉税违法犯罪活动,营造公平、公正的税收环境。六是改进和优化纳税服务,营造良好治税环境。以开展便民办税春风行动为突破口,深入推进办税服务厅标准化化建设,大力推行网上办税、自助办税终端、同城通办等多元化办税模式,为纳税人提供便利快捷的办税服务;要大力开展税法宣传和政策辅导,加强税收服务性调研,积极为企业排忧解难,促进和谐税收建设,实现税企协作共创“双赢”。

(鄂尔多斯市地方税务局 李庆年 庄万如)

 

 

 

 

 

 

 
  • 附件下载:
相关链接